FANDOM


No.697  シンジ&エヴァ初号機(真嗣&EVA初號機) 基本资料 進化樹 比較圖表 参考指南 隊長列表 No.699  マリ&エヴァ仮設5号機(真理&EVA暫設5號機)
Pet698.png

真嗣&EVA初號機・覺醒


評價

主動技能的轉珠能夠幫助13號機的攻擊型9倍隊。

由於隊長技能不是太強,在條件地下城中出場機會不大。

隊長技能可能在挑戰模式下有幫助?

作為水隊隊員都是一個不錯的選擇。

進化後能力大增,一個非常不錯的攻擊隊隊員,是13號機隊中必定放入的隊員。

對於新玩家

建議進化,4星形態對於攻略限制cost地下城不是有太大幫助,但作為隊員都是一個不錯的選擇。

背景資料

主動技能名稱出於第一集,樣子出於劇場版和力天使戰鬥時覺醒狀態。

Caution.png此為碇真嗣的背景資料

碇真嗣(日語:碇 シンジ;又譯碇真治)是日本動畫《新世紀福音戰士》的主角。他是第三位合格駕駛員(故事中稱為適任者),也是初號機的駕駛員,也是NERV司令官碇源堂與碇唯的獨生子。

碇源堂在失去碇唯之後,將碇真嗣寄養在親戚家中;於是碇真嗣十多年來與父親極少來往,這使他在年幼時就已非常獨立,但這同時也是造成他心靈創傷的原因之一。因為被父親忽視,真嗣有些缺乏自尊,而且變的非常孤僻,在遇到困境或痛苦的時候,經常會選擇逃避現實。

他經常使用耳機來聽卡式錄音帶的音樂。有時候他的性格被描述成與外向的惣流·明日香·蘭格雷相反,雖然內向的程度還比不上綾波零。

在第一集中,葛城美里曾對赤木律子說,碇真嗣就像她父親一樣的不友善。他對於親密接觸也會感到害羞、不安與恐懼,特別是女性在他周圍的時候。在第15集中,惣流·明日香·蘭格雷強迫碇真嗣親吻她,並且捏著他的鼻子不讓他呼吸,這樣才不會讓她的臉發癢,但是也讓碇真嗣幾乎窒息。葛城美里有時候也會故意捉弄他,雖然她喜歡喝醉酒的行為與糟糕的生活習慣也讓碇真嗣感到反感。

碇真嗣與其他EVA駕駛員之間的互動是非常的矛盾,而整個系列的故事可以視為是以碇真嗣為主角的教育小說。就一方面來說,作為一位EVA的駕駛員,碇真嗣非常抗拒上戰場、造成傷亡、與敵人戰鬥或是積極行動;但是在另一方面,真嗣後來還是認定他是EVA的駕駛員,而且他的戰績很好、也有幾次非常勇猛的表現。

當EVA受傷時,駕駛員會感受到相同的痛覺,身體同部位還可能會受傷。碇真嗣能在頻繁的劇痛後願意繼續駕駛,而且還保有積極的戰鬥意志,這是許多軍人無法辦到的。雖然說他最後仍然崩潰(他崩潰的主因是失去朋友,而且讓他崩潰是執行人類補完計畫的必要條件,也就是說他是被整到崩潰的),但他已經很堅強了。多數觀眾及許多劇中人物並沒有察覺到他實際上非常堅強。

他的母親碇唯給予他力量(因為初號機包含了她的靈魂);有時候在碇真嗣需要幫助的時候,初號機會達到「暴走」(在這個狀態下,雖然沒有明顯的能量來源,初號機會激發出強大的力量)的狀態。在與力天使塞路爾(Zeruel)戰鬥時,真嗣曾經與初號機達到400%的同步率。後來雖然擊敗使徒,不過真嗣的肉體也因此融入在初號機當中,在這短暫的時間裡,他也再度見到了母親。

碇真嗣自己也不十分明白為何他會駕駛EVA,但是最終他明白他是因為其他人的要求才駕駛EVA。

碇真嗣疏遠他的父親,而母親又存在初號機裡,有些人認為這暗示著佛洛伊德所提出的伊底帕斯情結。而他明顯受到綾波零(她是碇唯與莉莉絲不完全的複製人)的吸引,也被認為是碇真嗣顯示出這種心理狀態的證據之一。然而真嗣試圖得到父親的注意,而且也受到惣流·明日香·蘭格蕾的吸引,這些現象也被其他人用來反駁上述的論點。他也被認為是患有心理恐慌-對人恐怖症(日本的心理學觀點)、社交恐懼症(西方的心理學觀點),並且正逐漸形成畏避性人格障礙(avoidant personality disorder)。

在新世紀福音戰士系列故事的早期,除了烹飪與照顧自己外,碇真嗣並沒有其他方面展現過引人注目的天份。後來他逐漸成為一位熟練的駕駛員,並在15集中演奏過大提琴,雖然在這之前並沒有提過這件事。事實上大提琴可能代表碇真嗣的「特質」,因為事實上,他的音樂才能似乎是他可以盡情展顯露自己感覺的唯一途徑。真嗣宣稱自己沒有天份,但是在第15集及電影《新世紀福音戰士劇場版:死與新生》中,他都演奏著約翰·塞巴斯蒂安·巴赫的G大調第一無伴奏大提琴組曲,這個樂章普遍被認為需要大量的天份才能演奏,能演奏的國中生,都可以稱為大提琴天才。

碇真嗣也經常被認為是作者庵野秀明的反射:

"無論是我故意顯露或是沒有覺察到的部分,真嗣都反映著我的人格特質" ——庵野秀明

作為一位地球上最先進武器的操縱員,真嗣與典型的英雄相去甚遠(雖然說他的表現比一般人完美,但表現還像是正常人遇到類似情境的反應)。

他在年幼時被父親遺棄,他逃避與人接觸,所以他無法傷害他人或是遭到他人傷害。

「我並沒有遭到父親或其他人的遺棄」庵野秀明笑著說,然而他以碇真嗣的遭遇來影射他的人生。

Caution.png下文將講述碇真嗣與明日香的關係

大部分的情況下,真嗣都相當順從明日香,尤其是她以相當惡劣的態度對待他的時候。在他們認識不久之後,真嗣有時會反抗明日香,因為她的態度已經超過他能忍受的程度。不過在劇情的後段,在明日香出現的場合中,這種情況幾乎都消失了。

碇真嗣與惣流·明日香·蘭格雷這種矛盾的關係也成為《新世紀福音戰士劇場版:THE END OF EVANGELION》當中的核心要素之一。在電影一開始的劇情中,碇真嗣站在明日香的醫院病房中,他哀求明日香的幫助,並且試圖喚醒無意識的她。後來他無意鬆脫了檢測生理狀態的管線,並因此露出明日香的胸部。真嗣於是對著這個畫面手淫,但是也對於他的行為感到噁心與恐懼。

在電影劇情的最後,真嗣與明日香獨自出現在沙灘上。後來真嗣企圖勒死她,但是她沒有抵抗,反而舉起手並撫摸他的臉。在這個時候,真嗣崩潰了,並流下眼淚在明日香的臉頰上。而在電影結束時,她說了一句「真是噁心」(気持ち悪い)。電影最後的場景與明日香最後一句話所代表的精確涵義並不明確,並引來激烈的爭論。

一個可信度較高的說法解答了真嗣為何要掐明日香: 這是真嗣的罪惡感造成的自我厭惡驅使他做出這樣的行為。罪惡感來自於,當明日香正在與量產型EVA戰鬥時,真嗣明明有能力卻什麼也不做,讓明日香因此受到量產型EVA的侵食。真嗣認為自己犯了絕對不能被原諒的錯誤。在沙灘上,躺在身旁的明日香,她纏滿繃帶、傷痕累累的身體,即是真嗣具體化的罪惡和恐懼。為了逃避明日香的責難,他採取的行動就是使被害者失去譴責自己的能力--殺害她。

當自己將會永遠虧欠某個人,當某個人會成為自己心中永遠的恐懼---真嗣的舉動就顯得很合理。 在《AIR》中有一段劇情揭示了這種人性和呼應了片尾的情節: 明日香正在和量產型EVA作戰,美里在護衛真嗣的時候中槍,真嗣在殺死渚薰之後很後侮, 狀況很軟弱,覺得自己無能、醜陋、只會傷害別人,不如什麼都不要做,不肯駕駛EVA。

美里一直在激勵他,要他去幫助明日香。 美里說:「你討厭自己吧,所以你使別人受傷害」 「與其傷害自己,你當然選擇了傷害別人,我了解你內心的痛苦」 「你打算就這樣放棄嗎?如你現在什麼都不去做,我一輩子都不會原諒你的」

離開了美里之後,真嗣到了停機棚。 正在與量產型EVA激戰的明日香說:「真是的…煩死人了,笨真嗣根本就不可靠」 真嗣聽到了,並沒有什麼反應。

不久後二號機電源已耗盡,正被EVA量產型侵食。 廣播傳來了明日香的慘叫聲和伊吹的哭喊, 真嗣屈膝坐在地上,只是淡淡地說:「我還是沒辦法駕駛EVA…我沒辦法。」

所以在沙灘上,真嗣的行為就如同美里所說的「你討厭自己吧,所以你使別人受傷害」。 自我厭惡是因為罪惡感,罪惡感是因為對不起他人。 明日香被掐著脖子,但她沒有抵抗,反而是伸出手來輕撫他的臉,那隻手,像徵著溫柔、同理心、一種「偉大的寬容」。 真嗣的心受到撫慰而哭了出來。 而在這之後,明日香還是不改惡作劇本色,說了一句「感覺真差啊」來挖苦一下真嗣在她的病房裡自慰這件事。

在眾多說法中,也有呼籲真嗣再補完後對凌波零與渚薰的提問:「對我來說你們是什麼?」而兩者的回答為『希望』,有人認為明日香代表的是『現實與衝突』,這在平常她與真嗣的相處中可以發現。 在電影劇情裡,真嗣掐著明日香脖子便是一種逃避現實的表現,明日香的反應象徵著即使是現實也會有溫柔的一面。

最後明日香那句「感覺真差啊。」則是象徵現實的反覆無常。 新世紀福音戰士運用了很多象徵性的心裡暗示,引發人們的熱烈討論,庵野秀明留給觀眾很大的想像空間,在眾多的說法之中並沒有確切的解答。

Caution.png下文將講述碇真嗣名稱的由來

「碇」在日文中的意思為錨,是庵野秀明從大學時代的朋友碇義彥所得到的靈感[5]。「真嗣」則是從庵野秀明的好友,也是動畫導演的樋口真嗣(也是GONZO創辦人)而來的,也有神之子的意思[6][7]。

source(將資料整理後):http://zh.wikipedia.org/wiki/%E7%A2%87%E7%9C%9F%E5%97%A3

Caution.png此為EVA初號機的資料

汎用人型決戰兵器 試驗初號機

寄宿著碇唯靈魂的EVA。塗裝為紫色,駕駛者是第三適格者碇真嗣。

外型與其他的EVA可說是天壤之別,最明顯的不同處在於平坦的片狀胸部裝甲版,以及有稜有角的外表。據說初號機稜稜角角的外表,是為了在暴走時帶給敵人身體巨大損傷所配置的。

標準武裝為裝置在左肩拘束器上的高振動粒子刀(初號機有專屬的式樣,與普通的粒子刀相比,更具破壞力)。

暴走是令初號機迥異於其他EVA的原因之一,總共暴走過4次,似乎每次都是為了救真嗣而暴走。暴走時初號機的攻擊模式會完全改變,用拳頭及AT力場戰鬥。速度會有大幅的提升,而且也拋棄了人的形態。攻擊變得殘暴,主要攻擊使徒的要害—核心。其中與夜天使的戰鬥更令夜天使的身體四分五裂,血流如注。在電視版中總共暴走了三次,該三次的戰鬥的對象分別為水天使,夜天使及力天使。當中暴走目的都是為了保護駕駛員碇真嗣。

在第一次的暴走中,初號機表現出嫻熟的戰鬥技巧,而且懂得攻擊使徒的核心(當時是初號機第一次的戰鬥,而真嗣更是完全在狀況外的就被推上戰場),似乎顯示EVA也有自我的思維。第三次的暴走令初號機的行動模式回覆到野獸般的狀態,而且吞食了力天使的S2機關。 有著生命之果的使徒肉體(因此擁有極優秀的自我再生能力)和智慧之果的碇唯靈魂(TV版第一話,初號機自發性的保護真嗣,似乎是因為如此)。後期吞噬了第十四使徒的S2機關,擁有了(理論上)無限的動力,成了近乎於神的存在,這也是SEELE所不樂見的。在劇場版中,初號機會被當作第三次衝擊的儀式道具也是因為如此。

註:新劇場版中,其腹部及胸部裝甲有一部分改為螢光綠色,專用粒子刀改為摺疊式。在劇場版破中,也提示了靠駕駛員強烈戰鬥意識而覺醒的可能性 .

source:http://zh.wikipedia.org/wiki/EVA_(%E6%88%B0%E9%AC%A5%E6%A9%9F%E6%A2%B0%E4%BA%BA)

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!


Wikia通过广告运营为用户提供免费的服务。我们对用户通过嵌入广告屏蔽软件访问网站进行了使用调整。

如果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,将无法使用我们的服务。请您移除广告屏蔽软件,以确保页面正常加载。

查看其他FANDOM

随机维基